《厌倦与天真》_网罗资讯
《厌倦与天真》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 ℃

《厌倦与天真》



  

《厌倦与天真》
  陈聪 著青岛出版社2019年1月
几盒清凉油已经不管用
  2011年冬天,就在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被捕身亡的前几天,我被社里派驻开罗分社任阿拉伯文记者,前往尼罗河畔的埃及。
  没错,就是那个有金字塔、狮身人面像,还有法老神庙的埃及。
  大约是10月15日的晚上,我和同事杨舒怡一起坐上社里来接我们的车,行至首都机场T3航站楼,等待午夜的那一班飞机。
  在那个时候,我对即将迎来的驻外生活尚无真切的感悟,但是接下来,从登上飞机开始,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从脑海里的某个角落涌流出来。飞机上是躲不掉的狐臭味,机舱门口的免费报纸是熟悉的《金字塔报》和《消息报》,音响里广播的是熟悉的埃及口音的阿拉伯语。
  埃及人总喜欢把阿拉伯语里面的“al-Jeem”这个字母发成是“al-Geem”,我上大学去埃及留学的时候就问过埃及人为什么要发成G这个音。埃及朋友跟我一本正经地说,你千万不要读成J,因为在埃及只有乡下人才这么读。我不禁哑然失笑,难道沙姆地区和海湾国家的阿拉伯人都成了乡下人不成。
  到了开罗机场,出关的时候,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我正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出关,被机场的海关工作人员拦住,要我打开。我在留学前去埃及就听人说,开罗机场的小鬼特别难缠,尤其是见了中国客人,更要找他麻烦,无非就是觉得中国人有钱,想赚点小费。
  几年之后,又一次中招,我不免一阵唏嘘:彼时埃及第一轮动荡已然结
  束,埃及军方取代前总统穆巴拉克执掌政权,老百姓对革新的埃及充满期待,大有万众一心、热火朝天建设新埃及的架势。但是目之所见,一切仍是老样子。一番纠缠以后,我向每个工作人员塞了几盒清凉油,虽然不大管用,但他们也发现在我身上貌似捞不到什么好处,便也就十分不情愿地放行了。
  一出机场,虽是秋天的清晨,空气里却总有甩不掉的热度。告别被大小车辆挤爆的机场停车场,经过喧嚣而肮脏的市区,走过埃及国家博物馆,穿过尼罗河一路向南,来到一栋10层大楼前。
  提着我的行李,乘电梯到达顶层的招待所。电梯门一开,一种熟悉的叫不上名字的甜腻味道扑面而来,充斥在楼道里,一把就把我拉回了几年前在埃及留学的时光。
  我心头涌上一股略感无奈的亲切感:就是这里了。 (8)

上一篇:2019复星保德信青少年社区志愿奖颁奖典礼在沪成 下一篇:学雷锋 我们在行动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